死亦为鬼雄!盘点十大令人深刻死亡角色

  • 时间:2019-07-19 06:5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艾泽拉斯这个虚幻世界里,有着许许多多的经典角色:他们的英勇无畏让人动容,他们的无奈谢幕让人潸然!勇敢的格罗姆,无畏远征军的伯瓦尔·弗塔根公爵,还有义无反顾慨然赴死的英雄雷吉纳德·温德索尔!今天小编就为您盘点一下魔兽世界中让玩家难以割舍的十大角色!

  艾德温·范克里夫是一个出色的石匠,暴风城石匠协会的首领,在他的领导下,石匠工会开展了建造新暴风城的工作(老城在兽人战争中被摧毁)。

  建成后却被拖欠工资,真的没钱,或者是存心抵赖?范克里夫甚至没有去考虑这个问题,年轻气盛的首领只看到贵族们在城中寻欢作乐时,千百和自己一起用血汗堆起这座暴风城的工会兄弟们却在等着养家糊口的工钱。暴风城贵族希望以封范克里夫为贵族来换取范克里夫的退让,但范克里夫拒绝了,成立了迪菲亚兄弟会,走上了一条农民起义的道路。

  艾德温.范克里夫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人物,他用一半的生命创造了一个伟大的杰作,并用另一半生命来毁灭这个杰作。革命的道路也严重骚扰到了普通人民的生活,让无数普通人民无家可归。

  当艾德温.范克里夫愤怒着高呼:“你们这些暴风城的走狗,我的行为是正义的!” 倒在血泊中时,留下的,只是一声叹息。

  游戏里说是为了西部荒野无辜的人民杀死范克里夫,而不是为腐朽的暴风城贵族,可真的是这样吗?为什么心里还是怪怪的?

  部落酋长的倒行逆施终于引来了联盟和部落的共同围剿,而作为加尔鲁什·地狱咆哮(部落大酋长)一手提拔的将军,纳兹戈林面临着艰难的抉择,尽管这样暴虐的部落也不是他所希望的,在被打倒前:

  最终,还是走到这一步了……这些年来,我们一同学习、成长。现在,我们发现我们在战场上面对面对决了。嗯……不要认为我会对你们手下留情,我也不会向你们乞求任何的怜悯。

  蛋总在魔兽世界里拥有爆表的人气:拉风的造型,帅气的蛋刀,悲惨的命运,凄美的爱情……

  为了成为英雄,他剑走偏锋,做了很多他以为是为了暗夜精灵的事,最后被族人各种排斥,被他哥哥永远的驱逐,再到后面,就挂了……

  因为上层精灵滥用魔法,引来第一次燃烧军团的入侵,当燃烧军团被击退后,他预见到燃烧军团将会再次入侵,没有了泉水的力量,暗夜精灵将无法对抗燃烧军团,为了保留永恒之泉的力量,他用魔法瓶偷了泉水,复活了永恒之泉,本以为会被族人当做英雄,却被对泉水充满恐惧的族人视为异端,被关押了一万年。。

  “伊利丹·怒风!”加洛德开口道,“你曾多次勇敢地与同胞们并肩抗击侵犯我们世界的邪恶力量,但令人痛心的是,更多时候你对你的人民构成了极大的威胁。”

  “威胁?只有我能看到世界的本原面目,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未来!我是为了拯救我们的种族!我……”

  “你杀人无数,攻击那些对你持有异议的人,还将原本应被遗忘的永恒之泉重新带回现实!”伊利丹厉声道:“等恶魔们回来的时候,你们都将像我祈祷,把我当神一样崇拜!我知道他们的想法和他们的行动!下一次,他们就不会被赶出这里了!你们要和他们正面对抗!只有我知道一切……”

  “我们根本不想听你说这些。加洛德说,“伊利丹·怒风,我想出一个办法来惩罚你!虽然我不想这么做,但我还要再次宣布你将被处以死刑。”

  玛法里奥备受煎熬的说:“不是,加洛德,当然不是,我希望你能将他囚禁起来……就算这意味着要关押他一万年……如果必要的话……”

  一万年后,燃烧军团再次入侵,这时,她的挚爱泰兰德已是他哥哥玛法里奥的妻子,为了寻求帮助,泰兰德来到监狱找到伊利丹:

  泰兰德?真的是你的声音,在黑暗中度过一万年的漫长岁月后,你的声音还是如同皎洁的月光一般照进我的心中。

  “因为我曾经在乎你,所以我会为你铲除那些恶魔,泰兰德,但我绝不欠我的人民任何东西!”

  一万年的囚禁已经磨灭了伊利丹想成为民族英雄的心,但是对泰兰德的眷恋却一点没变。

  后来泰兰德在一次和天灾军团的战斗中被困,得知消息的伊利丹,请求玛法里奥让他帮忙营救泰兰德:

  “相信我,哥哥,虽然我们有着居多不同,但你知道我是绝对不会伤害泰兰德的。”

  “我们之间有过许多争执,我本该永远恨你,但是就我而言,我希望从今以后我以后们之间能保持和平。”

  为了击溃费伍德森林的燃烧军团,伊利丹窃取了古尔丹的黑暗魔法,他也因此变成了恶魔的外貌。

  “怪物?你就是这么看我的?泰兰德?我一直在乎你!我只想通过自己的力量来能证明这点。“

  也许我已堕入了黑暗,也许我的双眼再也见不到光明。但我却能穿过无限的空间默默的看着你

  伊利丹来到外域,www.mh4.cc。时刻提防着基尔加丹(燃烧军团首领)的怒火和玛维·影歌的追杀,颠沛流离。接连的失败让伊利丹更加乖戾,最终众叛亲离,在灰舌氏族,沙塔尔联军,玛维·影歌的联合下被推翻,结束了悲情的一生。

  伊利丹·怒风倒下了,从他的身上掉落了一朵枯萎已久的花……万年以前,年轻的伊利丹在野外摘了一朵花送给泰兰德·语风,泰兰德欣然的接受了,这段记忆随着伊利丹的死去而永远的留在了那朵已经枯萎的花里。

  洛丹伦国王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最引以为骄傲的儿子,白银之手骑士团领袖光明使者乌瑟尔的得意弟子。

  阿傻子的一生让人唏嘘不已,主要发生了两件事:净化斯坦索姆、拔出霜之哀伤,“我宁可亲手杀死我的人民,也不愿他们沦为梅尔甘尼斯的奴隶!”

  在斯坦索姆,他和导师乌瑟尔出现分歧,并以王子的身份撤消了乌瑟尔在白银之手的一切职务,他的爱人,吉安娜也反对他对斯坦索姆的清洗,和乌瑟尔一起离开。看到吉安娜离开,阿尔萨斯喊道:吉安娜!(可以感觉到他很希望吉安娜能够留下来支持他)

  再后来,远征诺森德,为了打败棋子梅尔甘尼斯,洗刷净化斯坦索姆的负罪感,拔出了被诅咒的符文剑:霜之哀伤,借助霜之哀伤的力量,阿尔萨斯完成了复仇,却也逐渐被腐蚀、控制。

  后来,弑父,亲手毁灭曾经守护的一切:你说的不错,我背叛了过去所深爱的一切——我的祖国和人民。

  南征北战,加冕成王,用5年时间的沉睡,抹杀了残留在体内的最后一缕人性,刺穿耐奥祖的灵魂。最终,被大领主提里奥·弗丁所领导的银色北伐军终结

  雷诺·莫格莱尼是血色十字军著名领袖灰烬使者——大领主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的长子;怀特迈恩是灰烬使者手下一名圣骑士的女儿,圣骑士战死,大领主灰烬使者便收养了怀特迈恩。

  雷诺爱上了怀特,但大领主要求儿子严守骑士古老的谦卑、荣誉、 英勇、牺牲、怜悯、信仰、诚实、公正的信条,他认为 ,对待女士应该是尊重和礼貌,骑士对女士只有保护的义务,而没有占有的权利,而感情和欲望会让圣骑士丧失作战的意志。

  后面西安动物园相关的专业人员,尝试让棕色大熊猫进行交配,但是第一次尝试以失败告终,第一胎怀了两只大熊猫,第一只生下来就死了,而第二只也仅仅在这世界上呼吸了两天的空气,当时这结果让众人都非常伤心。

  雷诺对父亲的感情干涉很是愤恨,在克尔苏加德的引诱下,雷诺·莫格莱尼出卖了自己的父亲,将他置于数千名亡灵天灾战士的包围之中,用自 己父亲的剑,从背后杀死了自己的父亲。

  史伟说,走在“欧洲风情街”上,人们可以发现欧盟国家的多样性;但是大家也同时可以感受到相同的欧盟身份和共同的欧盟精神。

  在事情发生之后,怀特迈恩和雷诺一起,把唯一知情的人,已经被 天灾感染成为亡灵的大检查官法尔班克斯隐藏在血色修道院的密室里(并没有灭口),他们在血色修道院短暂相守,相互安慰,雷诺一直经受着灵魂的拷问,最终死在他父亲亡魂的复仇中,而自小对圣光有极强亲和力的怀特迈恩也在血色修道院香消玉损。

  他们本可以成为优秀的圣骑士和伟大的牧师,却被教条束缚,反抗的结果总是悲剧的。

  桑德兰王子是驾风者奥拉基尔的儿子,风元素的领主,雷霆之怒的主人,台风之夜诞生,风一样的王子,故名逐风者。

  上古时期,泰坦造访艾泽拉斯,诸神对上古之神的邪恶嗜好感到忧虑(管理地球的意见相左),于是他们派出部队与元素生物和他们邪恶的主人作战。上古之神的军队由最强的元素首领率领:炎魔拉格纳罗斯, 石母瑟拉塞恩, 驭风者奥拉基尔和猎潮者耐普图隆,而泰坦军团则有萨格拉斯(堕落前)统领,史称主宰之战。

  元素与古神的关系,更多的是一种共同利益,作为对召唤他们进入实体世界的回报,元素们愿意和古神一起对抗前来改造世界的泰坦,元素们也并非团结,风元素与水元素为盟,对抗火元素。

  主宰之战16年,桑德兰王子抵挡攻入风之界的萨格拉斯,萨格拉斯被迫退出风之界。

  主宰之战17年,由于桑德兰王子与万能的萨格拉斯的正面冲撞,桑德兰王子开始失明,动作也缓慢起来。

  桑德兰王子爱着领风者阿夺瑞恩的女儿风吻精灵艾希尔,可是桑德兰王子知道不久自己将会失明,而艾希尔希望桑德兰可以和她一起离开这场战争,桑德兰知道他不能给她想要的东西,而没有对艾希尔示爱,称为王子的遗憾。

  主宰之战20年,桑德兰失明。同时,同盟猎潮者耐普图隆,被萨格拉斯拉斯打败,被钉死在了如今的黑海岸。

  主宰之战33年,萨格拉斯堕落,背判众神,然而这并非结束了主宰之战,新的战争开始,炎魔拉格纳罗斯进攻风之界,炎魔的手下加尔和迦顿设计束缚桑德兰王子,桑德兰王子被炎魔拉格纳罗斯偷袭。死后被吸去精华,但因为桑德兰过于强大,拉格纳罗斯接受加尔和迦顿的建议,将王子的灵魂封印于两件法器中,分别由加尔和迦顿看护。

  主宰之战60年,泰坦再次来到这个世界,将所有反抗泰坦的元素们,全部封印,主宰之战结束。

  能把王子解救出来的人,将接受王子的考验和祝福。桑德兰的“雷霆之怒-逐风者的祝福之剑”祝福的内容就是:“英雄,愿你有一份不悔的爱情。”

  男人有了热情,就很容易感染别人。格罗玛什就像一团热火,熊熊燃烧直到他死去,他死后,墓碑坐落在灰谷的屠魔峡谷,写着:

  他巨人般的身躯有如铁塔一样耸立在玛洛诺斯面前,用鲜血为我们赢得了自由与荣耀。

  他为了荣耀和力量,第一个喝下恶魔之血,入侵艾泽拉斯的兽人大军被击溃后,恶魔之血带来的力量消失了,但恶魔的诅咒并未消失,随之而来的是兽人的懈怠与憔悴(想象一下吸毒的人毒瘾发作,又无法被满足的样子)。格罗玛什并没有屈服在诅咒的影响下,他带领着他的氏族继续抗争(入侵战争失败,打游击),后来在萨尔(Thrall)的带领下,一起解救被关押的兽人,来到卡利姆多大陆。

  然而,恶魔玛诺洛斯(Mannoroth)也来到了这个大陆,恶魔之血的诅咒被重新唤起,为了开辟一片新的定居点,兽人大肆砍伐灰谷的森林,这受到暗夜精灵的强烈反击,兽人的行为也激怒了森林之王塞纳留斯,兽人在对抗中失败。为了战胜塞纳留斯,格罗玛什重新喝下了恶魔之血,并击败了森林之王,但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玛诺洛斯控制了他,萨尔通过一个仪式唤醒了格罗玛什,但却不能从根本上解除恶魔之血诅咒。经过一番打斗,恶魔被杀,格罗玛什屹立在恶魔死亡带来的烈焰冲击中。

  这个CG的名字叫《意志》,格罗玛什对自己喝下恶魔之血有强烈的负罪感,他游走在亦正亦邪的道路上,一个一直在战斗的战士,被他吸引并不是他的崇高,而是他勇敢的面对各种挑战,从不屈服!!面对自己内心的黑暗,一直坚信自己能够救赎!!

  在天谴之门,联盟、部落共同向巫妖王发起进攻时,被普特雷斯带领的被遗忘者叛军用瘟疫袭击。受到瘟疫感染的伯瓦尔并没有死,而是被红龙的生命之火净化,身体被烈焰撕裂,后被巫妖王带走,对他的灵魂施加折磨,期望他屈服,成为爪牙。亡灵就是可以把死人复活的那种,大概大部分亡灵没有意志,所以只能是低级兵种,只有生前意志强大的人,被屈服后才更有威力。

  活动中,教师们跟随讲解员,走进廉政文化展示厅,认真聆听郑沂辞俸促廉、郑崇岳清退贿物、郑濂碎梨等典型事例的讲解,参观了郑氏宗祠等展馆,感受了郑氏九世同居的廉政文化、儒学理论和孝义家风;观看了以“孝义”为宗旨,融道德修养、行为规范、生产管理、生活学习等制度为一体的《郑氏规范》纪录片,深刻领悟到“郑义门”家规中蕴含的生活态度、道德修养、学识涵养和有序、师俭的廉政文化。

  弗丁(捡起落在地上的统御之盔):这副沉重的担子,就由我来抗吧,没人比我更……(被公爵打断)

  伯瓦尔:快,提里奥!你和这些英雄们还有你们自己的命运。而这这最后一个任务,让我来完成。

  伯瓦尔:我必须被遗忘!提里奥,如果世界想要从恐惧中重生,今天发生的一切就必须被遗忘!

  伯瓦尔:告诉他们巫妖王已经死了,伯瓦尔·弗塔根公爵和他同归于尽(声音已头盔带来的诅咒影响)

  伯瓦尔公爵,一个头脑清醒,灵魂伟大的圣骑士。看看被标黑的字,这样的人才伟大,不是么?

  魔兽世界60年代的“黑龙门”经典任务。一个早已知道自己的命运,却义无反顾慨然赴死的英雄!雷吉纳德·温德索身上表现出的大无畏精神,以及深受误解、深陷困境仍然坚持追寻的坚定信念,让每一个WOWer感动不已。

  来到大厅内,在女伯爵面前:“你逃脱不了你的命运,奥妮克希亚。预言早已注定了这一切——卡拉赞的大厅里浮现的幻境早已预示了你的结局。现在,来做一个了结吧……”

  女伯爵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大笑起来。“了结?哈哈哈哈。你会被监禁并因叛国罪接受审判,温德索尔。我会很高兴看到他们宣布你有罪,并把你送上绞刑架。”“当你瘫软的尸体在绞刑架上摇摆的时候,我会为一个疯子的性命终于得到终结而高兴。毕竟,你有什么证据呢?你难道要在这里挑衅一个贵族,然后毫发无伤的离开?”

  元帅:“黑铁矮人认为这些石板是经过加密的。但这不是什么密码,只是古老的龙语而已。听着,你这条龙。让真相大白于天下吧!”

  女伯爵奥妮克希亚:“我好奇的是……温德索尔,在那个幻象中,你最终有没有活下来?我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我确保你今天死定了,就是现在!”

  在伯瓦尔消灭了所有龙人卫兵后,抱着元帅,泣不成声:“温德索尔元帅……”“你是暴风城永远的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

  公爵的忏悔:“雷吉纳德……我……很抱歉……”“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

  大概的经历就是:王国被亡灵天灾摧毁;和人类结盟,却被派去完成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人物,战斗中为了保护本已不多的族人,接受了娜迦的援助,但这个行为却被人类斥责为背叛,最后被迫带领族人离开联盟。

  从此以后就一直带领他的人民流浪,一开始投靠伊利丹,后来又加入燃烧军团……逐渐黑化,堕落。

  一个挺可怜的人物,一直在为他的族人寻找归宿,只能说命运弄人,谁让他是血精灵王子?是王子就不能只顾自己。

  临死前悲怆说出了他一辈子都在奋斗的方向:For...Quel...thalas(为了……奎尔……萨拉斯……)

  在他身上能够明显感受到在历史的大潮下,个人的无能为力,即便反抗,最终也不得不被淹没。